载入中。。。

载入中。。。

没有母亲的母亲节

听雨的麻雀 发表于 2018/5/12 11:54:00


 

今年母亲节,我却再也没有了母亲。我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我曾不止一次的想,如果时光能够倒回,我该为母亲做些什么?我不想难过,这是生性善良的母亲最不愿意看到的,如果母亲还活着,她会用最温和的口气责备我:“苦瓜妮子,又哭啥,哭啥呢。”我真的不想难过,可是悲伤在心里起了茧,起了痂….我不敢碰触。不去想,仿佛悲伤已经远离,可心里的空缺,到哪去弥补。唯有回忆不成章法的泛滥。

出门买菜,走在嘈杂的人行道上,曾无数次的路遇母亲腋下夹着小板凳,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人行道上,然后不听我劝,固执的不来我家,独自消失在小路的尽头;在通往超市的小公园的花坛边上,路遇独自坐着的母亲,母亲看见我总是两眼放着喜悦的光芒,可还是不听劝的不来我家,固执的甩开我挎着她的胳膊,说要再到处走走;在上班的等公交的站牌前,总是路遇母亲独自坐在路沿石上,微笑的看着我上车、看着我匆匆的打招呼、匆匆的赶路。也总是在某个清晨,母亲爬上三楼,来按我家的门铃,手里拎着蒸包、油条、豆浆或者粽子。母亲总是用慈爱的口吻责备我,“怎么老是睡懒觉,不早点起来做饭。怎么老是吃那么一点点。” 也总是在我将要出门的时候来我家,稍坐片刻,见我已经穿戴整齐,不无失望的说,你要出去啊,正好,我也出去走走,表情里掩饰不住的小失落。一年为数不多的去母亲家,总是看着她独自坐在大门口,向我们来的路上张望,拿着一把花生米,或有一搭无一搭的挑着豆子,或者在挑去公园捡来的银杏果核。看见我们,总是扔下手里的活,眼里放着喜悦的光,用温柔的口吻责备我们:“苦瓜妮子,多久不来了,还知道来看看我啊。”然后抢着和我们摘菜,悄悄地从后门跑出去,去给我们买好吃的。在父亲走后的十多年里,这就是母亲的常态,母亲曾经和我说过,说,父亲刚走的那几年,她每天在大街上游荡,就怕回到那个孤零零的小屋,其实那时候弟弟已经搬回母亲那里,陪伴着她了。可母亲说,那种孤独无人能够排解。

每年的母亲节,我和姐姐总是挑这几天去母亲家,去热热闹闹的陪她过节,刚开始的几年我们总是很用心,总是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,陪着母亲去春游,去看看湖光山色,然后在槐花飘香的山脚下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一顿饭,然后不急不缓的往回赶,那时候,我们好像不像现在这么忙,总是有时间陪着母亲出去走走,没有车用借来的车载她出去,母亲看着雪野湖,兴奋地说,这就是我当年“出服”修的湖吧,那时候我们几个月不回家,就在工地上修水库,桥洞子几个人接着手也够不到边。或者去公园、去附近的景点去旅游兼挖野菜。也只有在那个时候,母亲是不孤单的吧。后来的我们,都买了车,可载母亲出去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。

于是我总是无数次的“路遇”母亲,在我经常活动的地方,在我上班的必经的路上,在我睡懒觉的清晨,在我将要出门的前一刻,在我去母亲家的大门口…,。母亲走后我才明白,这种“路遇”,隐藏了母亲多少的孤单、无奈、和用心。她怕耽误我们的时间,怕耽误我们的工作、怕耽误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,她又想我们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路遇,才有那么的巧合,看似不经意,其实包含了母亲一颗多么柔软、慈爱和包容的心。

母亲临走前的最后一顿饭是从我们家吃的,那天我在上班,只有女儿在家,女儿给姥姥找到最爱看的西游记。母亲那么高兴,女儿还拍了视频发给我。我回家后,草草的做了一顿饭,那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也最潦草的一顿饭。我以为,母亲会和以前一样,高高兴兴的吃完饭,高高兴兴的聊会天,高高兴兴的回家休息会,第二天还会和以前一样来敲我门家的门。可哪成想,母亲高高兴兴出门后,第二天竟成了永别。母亲是夜里突发脑梗去世的,我赶过去的时候,母亲已经不在了,走的时候很安详。

那时候我感觉天塌了,我冲着所有的人喊,怎么办,怎么办,怎么办啊,没有妈妈了,怎么办啊…..现在我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我曾不止一次的想,如果时光能够倒回,我该为母亲做些什么?我不想难过,这是生性善良的母亲最不愿意看到的,如果母亲还活着,她会用最温和的口气责备我:“苦瓜妮子,又哭啥,哭啥呢。”

 
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